1. 青瓜傳媒首頁
  2. 移動互聯網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

1 (58)

時勢造英雄,我們所生活的這個時代,幾乎每天都會有新的互聯網企業誕生。與此同時,也幾乎每天都有前人倒下。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人們正直登天堂,人們也正直下地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一個產品或公司的死去固然令人嘆息,但后人如能從中獲得經驗教訓,也能讓前輩略感欣慰。

在清明節即將到來之際,Bianews整理了這份中國互聯網2017 Q1死亡名單,供后人借鑒參考:

斯凱無人機

死因:資金鏈斷裂,行業趨冷

今年年初,有媒體爆料稱,西安無人機企業斯凱智能已經破產倒閉,仍拖欠員工三個月工資。倒閉主要原因為產品滯銷積壓,導致資金鏈斷裂。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

這家公司此前曾獲得百度原副總裁李明遠投資,占股約10%。有媒體調查現實,斯凱無人機原辦公地點已被另一家公司占據使用。

從去年12月至今年1月,Parrot、億航、零度等多家無人機行業公司都傳出了裁員消息。斯凱無人機的倒閉,并非孤例。

簡評:

無人機市場在2015年突然被引爆。伴隨著主要元件與技術成本的下降,這個以往一直存在于專業領域的產品突然下探到消費級市場,獲得了部分Geek的追逐。

但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到底有多大,一直是一個說不清的問題。過低的產品售價也意味著產品的利潤空間有限,依賴于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企業,不知還能否熬到無人機真正爆發的春天。

綠盒子

死因:誤入歧途,資方跑路

今年年初,童裝淘品牌綠盒子被曝遭供應商集體逼債,公司申請破產重組。CEO吳芳芳被傳已轉移資產跑路。

在此之前的2016年雙11期間,綠盒子供應鏈業務的主管突然失聯,大量供應商討債導致綠盒子支付寶賬號被凍結,財務危機爆發。

吳芳芳隨后在微博公開回應,承認公司經營出現問題,但否認了其個人的卷款跑路傳聞。但供應商代表則表示,吳芳芳并未出席協商會議,也拒絕接聽電話,仍在逃避責任。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簡評:

綠盒子成立于2010年,是一個立足于互聯網電商渠道的童裝品牌,成立之初的兩次融資都十分順利。但在2011年,綠盒子踏入了自建B2C電商網站的深坑之中,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自建B2C電商平臺可以創造良好的品牌形象,并避免出現受制于人的局面。但與此同時,自建B2C電商平臺的成本對于中小品牌來說過于高昂。有業內人士稱,綠盒子自建平臺的獲客成本是淘寶的8~10倍,這顯然是一家中小型公司難以承受的。

2015年,剛剛恢復元氣的綠盒子準備重整旗鼓,卻遭遇了投資方董事長跑路的尷尬局面。失去了資金的綠盒子,最終在2016年末步入寒冬。

京東到家上門服務

死因:用戶難尋

京東到家于今年1月宣布,將于2月10日關閉上門服務。此后,京東到家將僅保留生鮮等商品配送服務,家政等服務將下線。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京東稱,關閉上門服務原因為,用戶更傾向于使用京東到家購買商品,而非選擇上門服務。京東到家商品服務將整合入此前與京東到家合并的新達達內。

簡評:

很顯然,到家業務的核心是上門服務,而非商品配送。失去了上門服務的京東到家,本質上已經死亡。

O2O概念火熱的時代,多家巨頭與眾多創業者紛紛進入了上門O2O的市場。創業門檻低、模式簡單、補貼能顯著刺激消費,都成為了上門O2O的優勢。但高企的運營成本與無法形成壁壘的商業模式,讓這些上門O2O項目在短短兩年時間內幾乎消失殆盡。

如今的上門O2O服務,幸存下來的只有少數巨頭與垂直細分行業的創業者。不可否認的是,上門O2O的市場確實存在,但在很多領域,其體量還難以支撐起一家互聯網公司的運營。

訂房寶

死因:模式不成立

2月8日,酒店尾單預訂應用訂房寶停止服務,App端與微信端均無內容顯示。Bianews隨后致電訂房寶客服,得到直截了當的答復“我們不做了”。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訂房寶的主要商業模式為,將高星級酒店每晚六點后未訂出的空余客房提供給臨時性、非全天的酒店住宿者。

在此倒閉前不到半年,這家企業剛剛完成1000萬元A+輪融資。蒼井空也曾為訂房寶站臺,出任首席用戶體驗官。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簡評:

2014年,與訂房寶擁有類似產品邏輯的「今夜酒店特價」被京東收購。其創始人任鑫后續反思,一些高檔酒店寧可客房空置,也不肯低價售出,低價會損傷酒店的品牌。

在某招聘信息網站上,多位求職者吐槽訂房寶對公司未來模式不夠清晰。也許訂房寶的失敗,早已命中注定。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訂房寶選擇了一個看似合理的商業模式,卻沒有仔細審視這個商業模式能否支撐起一個創業團隊的生存。

來租我吧公眾號

死因:誘導分享

2月28日,租人交友平臺“來租我吧”的微信公眾號被封。微信官方的解釋,“來租我吧”存在誘導用戶轉發文章、下載APP等行為。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來租我吧的運營模式是在出租者和雇主之間建立聯系,讓單身男女達成交友愿望,并最終形成一個出租時間的平臺。截至2016年2月份,平臺擁有4萬多出租人,雇主接近3萬人,平臺關注人群超過30萬。

2015年10月份,來租我吧以眾籌的形式完成了100萬元天使輪融資。當時創始人曹甜甜便表示,公司已在下一輪融資中,目標融資1000萬元。時至今日,來租我吧都未宣布獲得新一輪融資。

簡評:

就業務模式而言,來租我吧的租人業務存在色情交易,平臺正在打擦邊球盈利。 曹甜甜曾表示,“只要他沒找到女朋友,復購率肯定有,就算他找到女朋友,也有。而且平臺有很多已婚男”。

投資人在表述投資原因時更直言“情感、情色、情欲是人們潛意識最關注的,這個無法破解”。

而在人物關系層面上,租人平臺上面約的人一般都是純陌生人。在沒有任何了解的前提下,沒有幾個人能毫無防備地去和陌生人吃飯、看電影,甚至是做更多的事。

再者,就租人平臺的現狀而言,這種租人模式很難成為大眾之選,而圍在小部分的用戶圈子里,未來的路也很可能越走越窄。

光圈直播

死因:融資不利

2月17日,成立于2014年的直播平臺光圈直播倒閉,官網已不能正常訪問。創始人兼CEO張軼對此回復表示:創業維艱,一言難盡。

據悉,光圈直播60名員工已被停發薪水長達半年,共計300萬左右。平臺主播被拖欠的數額從5000至9萬元不等,均要薪無果。張軼在微信群中向員工坦陳了融資不利的事實后便解散了該群。有消息稱張軼已入職新絲路,任副總裁的職位。

張軼曾在接受采訪時稱,2016年4月,光圈直播的用戶量已經到達40萬,主播超5000人。但光圈主管用戶數據分析的的前員工表示,光圈直播高峰時期的日活用戶只有2萬,這其中還包括了機刷量。而累計裝機量始終只有100萬左右。

2015年9月,光圈直播曾獲由合一資本、紫輝創投、協同創新三家投資的1250萬的pre-A輪融資。

簡評:

2016年是中國網絡直播元年,眾多看到直播領域風口的創業者、甚至大公司如bat紛紛入局,出現細分領域的平臺,如主攻游戲直播的斗魚;并無內容細分進行泛生活直播但已靠明星、公益宣傳等營銷方式深入用戶認知的平臺,如映客;還有些背后有強大社交平臺流量支撐的平臺、如一直播;用戶群定位精準的平臺,如快手

但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1月,國內至少有116家直播平臺,90%還處于A輪及A輪之前,處于天使輪融資的約占30%。多家沒有融到B輪的直播平臺處于關閉的邊緣;有些已經關閉的平臺依然未能還清拖欠主播的款項。

平臺初創,沒有廣告等盈利,只能依賴融資,但當直播平臺行業局競爭局勢趨于穩定,頭部平臺優勢凸顯,沒有細分特色、沒有平臺、IP內容支撐、沒有流量的直播平臺很難成為后起之秀,更難以出現抓住投資人的閃光點。

小馬過河

死因:經營不善

3月初有網友爆料稱,主打出國留學培訓服務的教育公司“小馬過河”已拖欠員工兩個月工資,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解散公司,與上百員工解除勞動合同,佯裝破產。其中,還有員工在公司門口舉條索薪的照片流出。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小馬過河曾于2014年1月獲1200萬天使輪投資;2014年5月獲A輪500萬美金投資;2015年1月,獲得1000萬美金B輪投資。

針對破產欠薪的報道,小馬過河創始人許建軍今日凌晨發布《關于小馬“破產”危機的聲明》,確認公司經營不善,已進行公司關閉暫停營業,進行破產清算。

簡評:

小馬過河獲得融資并在資本注入后,就快速擴張并轉線上產品開發,擴張高峰時,員工規模一度達到900人。但全面從線下轉型線上,原有的盈利項目停賣,低價導流產品每月又收入太少,短期內的營收并不能維持日常運營成本,導致資金鏈斷裂。

完美幻境

死因:資金鏈斷裂,行業趨冷

今年3月,全景相機公司完美幻境被深圳南山法院查封,公司CEO趙博疑似失聯。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據該公司員工爆料,2月27日,完美幻境裁掉了除CEO、市場總監、技術總監與銷售總監4人外的全部24名員工。被裁員工的工資也尚未完成結算。而自全年8月起,完美幻境就已經開始大范圍裁員,員工數由100+降至28。

完美幻境成立于2013年,是國內最早進入VR全景相機行業的企業,擁有自主研發的Eyesir系列VR相機產品。

簡評:

在VR行業興起的時候,每一次發布會和路演,我們都能聽到這樣一句話:VR行業即將迎來爆發。

但狼來了的故事聽多了,便再也不會有人相信狼真的會來。VR并不是一個新興的行業,早在1995年,任天堂九層推出過Virtual Boy游戲機,但最終卻以失敗告終。

按照正常科技產品的普及演進規律,新產品必須先經受開發者與發燒友的考驗,才可能得到大眾普及。從HTC Vive到Hololens,高端VR硬件產品的聲畫體驗依然有改進空間。而受制于如今的硬件重量與電池技術,VR產品的佩戴舒適度與續航能力也亟待增強。

在VR行業未能迎來爆發的當下,還會有更多的PPT驅動型VR企業走在倒閉的路上。

借賣網

死因:放棄治療

3月16日,出口分銷平臺借賣網在其微信公眾號發布公告,因服務器遭受攻擊導致網站崩潰。技術人員搶修后認為毀壞嚴重,無法恢復,所以決定關站…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

借賣網是跨境物流遞四方旗下子公司,主要為賣家提供一站式的出口后勤服務解決方案。在借賣網平臺,中小賣家可以免去采購、發貨等流程,由借賣網代為完成。

簡評:

伴隨著大型跨境電商的興起,中小型跨境賣家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而服務于中小賣家的借賣網,也成為了時代變革的犧牲者。

黑客不可能擊垮一家企業,只可能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百度醫療

死因:戰略轉型

今年2月8日,百度將移動醫療事業部整體裁撤。這個成立于2015年1月,曾被百度內部寄予眾望的事業部走到了終點。

一個月后的3月3日,百度宣布關停百度醫生服務。4月1日,百度醫生的數據將全部清除。(Bianews今日早間訪問百度醫生 yi.baidu.com,頁面仍能打開)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在過去的2016年中,由于血友病吧與魏則西事件,百度與醫療機構合作的商業模式備受輿論質疑。2016年下半年,百度多次在公開場合釋放信號,將全力轉型人工智能,對醫療服務閉口不談。

簡評:

百度最后一次在公開場合透露醫療廣告營收占比是在2011年。百度CFO李昕晢在當時曾表示,醫療保健是2011年Q3百度廣告營收中最重要的部分。

拋棄醫療業務會成為百度的壯士斷腕嗎?值得一提的是,百度裁撤醫療事業部并不意味著百度將拋棄醫療廣告,但會向外界釋放出百度淡出醫療行業的信號。

盡管如今的百度已被公認落后于BAT中的另外兩家,但百度依然在國內互聯網企業中具備首屈一指的技術能力,如能找準方向并全力執行,仍不失未來的希望。

在經歷了2016年的輿論危機之后,裁撤移動醫療事業部看似艱難,卻成為了百度唯一的選擇。

網易一元奪寶

死因:輿論與政策風險

今年2月中旬,網易一元奪寶下架了絕大多數商品,并開始向一家第三方一元奪寶公司“快奪寶”引流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315前夕,網易一元奪寶官方網站下架了最后三件奪寶類商品,正式停止了一元奪寶業務。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簡評:

網易一元奪寶向競品引流的方式,也曾在去年滴滴上線新版Uber取代舊版的行動中上演,都是標準的自殺行為。

多年來,一元奪寶業務由于其變相彩票的運作模式,一直處于法律真空地帶,也招致了眾多負面輿論。而網易在2016年游戲與電商業務的大幅營收增長,也讓網易失去了繼續運營一元奪寶的必要性。

在政策與輿論的雙重壓力之下,網易最終選擇了拋棄一元奪寶業務。荷爾蒙與利益誘惑已不再適應如今的中國互聯網,洗白了,才能更好地賺錢。

友友用車

死因:資金鏈斷裂

3月10日上午,“友友用車”官方微信公眾號更新推送,稱由于之前簽署的投資款項未如期到位,決定退回所有用戶賬戶存款,停止運營。但賬戶退款服務將持續進行,直到所有用戶的所有賬戶余額均得以退還。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友友用車原名友友租車,成立于2014年3月,最初做的是P2P模式的私家車共享平臺。但在2015年10月,友友租車宣布更名為友友用車,主打電動汽車分時租賃業務。在此期間,友友租車曾拿過兩輪融資,累計或達2000萬美元。

簡評:

共享汽車一直屬于看上去很美,實際卻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友友用車創始人李宇曾對媒體表示:共享汽車目前難盈利,費用完全不能打平成本,長期虧損的話,財務投資人就會比較謹慎。

此外,共享汽車還存在便利度不夠、停車費用高、充電困難等諸多影響用戶體驗的問題,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友友用車的滅亡。

微視

死因:“戰略放棄”

3月中旬,騰訊短視頻分享社區微視發布公告稱,將于4月10日關停服務。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上線于2013年9月的微視,是第一批出現的短視頻社交平臺,2015年,微視更新頻率增加,功能復雜化而沒有規律,很多抄襲其他產品的功能,流量減退,微視生命指數急劇下降。

而2015年3月就曾有消息稱騰訊已戰略放棄微視業務。微視產品部總經理邢宏宇離職,運營總監何釤轉崗,產品部多個工作組解散。微視成為被騰訊“戰略放棄”的產品。

如今,微視App仍可供下載,但產品運營維護工作早已停滯,閃退、無法登陸等狀況百出。騰訊在短視頻社交領域的希望悄然寄托在新上架的另一款短視頻社交應用閃咖上面。

簡評:

微視的衰退,一部分是因為出現的太早。在大眾圖文時代,快手還在做動圖時,微視就做短視頻社交。甚至在走下坡路的時候,短視頻領域重要的變現方式,廣告植入還沒有發展起來。

除了時代還沒準備好,在自身運營方面,微視吸引用戶的亮點也沒準備充足,后期,其他軟件的厚積薄發,根據微視的不足開發新的功能,而微視卻在模仿,在競爭中失去獨特性、創新性質,也失去領跑優勢。

并且,作為騰訊網絡媒體事業群的一個小產品,微視并沒有被及時提升到集團層面高度;微視的社交渠道依賴騰訊微博和微信,但騰訊微博終究沒干過新浪微博,而微信和微視的連接也沒有很好的打通,想從社交渠道分享流量也沒能實現。

搜狐社區

死因:模式陳舊

搜狐社區3月23日發公告稱,因搜狐集團業務發展需要,搜狐社區將于2017年4月20日正式停止服務。

2017年Q1中國互聯網死亡名單搜狐社區成立于1999年,包含生活、娛樂、公益等多個頻道。搜狐社區在公告中指出,對于日新月異、競爭激烈的互聯網互動產品來說,搜狐社區18年的發展實屬不易,對網友、版主管理員團隊與歷任站長及社區工作人員表示感謝。

簡評:

搜狐社區不是第一個倒下的BBS,去年9月,網易也關閉了自己的社區站。天涯論壇、貓撲大雜燴,西祠胡同也面臨著流量下降的問題。即使是模式較新的百度貼吧,也因商業化問題引發諸多爭議。

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BBS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老舊的交流方式讓新型用戶難以加入,而不夠明朗的盈利模式也讓BBS的運營成為了一項賠本買賣。

搜狐社區宣布關閉后,一些網友自發進行了重建社區的眾籌行動。如今仍在有BBS運營的企業,幾乎全部是中國最早期的互聯網公司。BBS也確實聚集著一大群凝聚力極強的骨灰級網友,該不該為這群網友保留一個交流的場所,也成為了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結語

在這份死亡名單中,眾多創業公司的死因不難歸納。他們曾被時代追捧,最終又被時代拋棄。

時代把一個又一個行業吹上風口,又將他們拉下神壇。在2014年,這個風口屬于O2O;在2015年,這個風口屬于智能硬件;2016年,則是直播、VR、無人機的。資本造就了行業的明星,也帶來了一地雞毛。

回顧這份死亡名單,有多家創業公司死于盲目擴張后的危機。資本、媒體的熱捧讓創業者沖昏了頭腦,他們享受于PPT、畫大餅帶來的快感,卻不知這無異于飲鴆止渴。

To VC、定位不清、盲目擴張、無盈利能力成為了這些倒閉企業的共性。在未來,不能形成正現金流的公司仍將持續面臨危機。

經過漫長的賽跑,在淘汰掉所有的問題公司后,每一個時代都會留下自己的勝利者,這也成為了互聯網創業公司的必由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份死亡名單中,一些大公司的項目也名列其中。一些項目因不再適應時代走向終結,而另一些,則出于對未來的判斷而主動拋棄。

中國互聯網野蠻粗放的生長期早已過去,一些企業出于自身形象與企業責任放棄存在風險的業務,也讓我們看到了他們的擔當。

 

移動應用產品推廣服務:APP推廣服務? 青瓜傳媒廣告投放

本文作者@36氪? 由(青瓜傳媒)整理發布,轉載請注明作者信息及出處!網站地圖

78

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nwemmf.live/39158.html

聯系我們

18205969981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日: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时时乐开奖走势图今天的